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病宠 »  病宠_分节阅读_19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病宠_分节阅读_19

小说:病宠作者:竹梦兮
返回目录

    ,不过最让小兔不高兴的是小晴最后那一句,什么叫人家那么帅凭什么看上你啊,她不是人吗,不就是长得帅了点,就不能喜欢她了吗?

    现在好像是他喜欢她比较多吧,虽然说出去没有几个人会相信,但事实上就是这样,该得瑟的人是她才对,哼,不知道就不要乱说。

    “小兔,这才几天你怎么就帮人家说话啊,你真的是中了邪了,我们认识这么久,也是朋友吧,我是怕你被人骗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晴,你打电话给我就是说小斌辞职的事吧,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辞职,没别的事,我就挂了啊。”小兔不想再和小晴说下去了,怕再说下去自己会生气,便找了个藉口准备挂电话,谁知道小晴并不准备让她挂机,

    “等等啊,你不记得他喜欢你了吗,跟你没有原因吗?不会是因为你知道你有男朋友气极离开的吧?如果是这样,他可就太傻了。”

    小兔眉头皱在一起,“小晴!”

    这是怎么了,一直说这些无用的,说自己配不上简正阳,现在把小斌也扯了过来,平常也没有见她这么八卦啊,怎么让她听着这么不高兴呢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朋友,我才是为你想的,这男人啊,长得帅没用,关键是看他对你怎么样,小斌对你这么好,小兔,你不会那么俗气的为了一个中看不中用的帅哥不要他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不要他,我本来跟他除了同事关系就没有别的关系,你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?”小兔有些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嘛,也对,正常女人看到一个帅哥和一个长得一般的都会选帅哥的,哪怕这个一般的对自己再好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隔着电波,小兔也能听出小晴鄙视的语气,气得想要摔电话,刚想大声的回击过去,便被简正阳把手机拿了过去,主要是小晴的声音太过尖利,而她的手机破音太强,两个人的对话都让简正阳给听到了,

    “小晴。”

    正在说话的小晴突然又听到了简正阳的声音,顿时就心花怒放,“你好,简先生,我是小兔的同事,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小兔的手机隔音不好,我听到你们的对话了。”简正阳冷冷的道,“有几点我要伸明一下,第一,小兔是我的,和小斌没有任何的关系,第二,我没有玩弄小兔,如果你愿意,虽然我十分的不欢迎你,但是,可以来参加我们的婚礼,第三,我不希望再听到关于你说我的坏话或者是抵毁小兔的话,我不是君子,所以,不打女人的话在我这里不存在,第四,小兔会辞职,所以以后最好不要给她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简正阳巴拉巴拉的说完一大通,把电话两端的女人都给震住了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弱弱的,求收藏。

    032 承诺:你不负我,我便不负你

    在经过简正阳霸王硬上弓,砸自己家,买成人用品的一系列事件后,小兔对简正阳时而的抽风行为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,所以很快就回神,只是有些复杂的看着简正阳,他的话让她相当的矛盾。

    简正阳似乎没有看到小兔复杂的神色,只是淡定的把手机还给她,“给。”

    小兔把手机接过来,虽然小晴刚刚让她不高兴了,但是简正阳这么说话,她还是觉得有些过分了,自己还要和她做同事,这再见面得多尴尬啊,

    “人家是女孩子,你怎么说话这么不客气?”

    “她欺负你了。”简正阳只有短短的几个字,却让小兔心里万般滋味。

    想了想,终于找到了另一个话题,“你真的打女人?包括我吗?”

    才问完,就发现自己好像问了不该问的问题,因为她感觉到简正阳身上的气息变冷了,小兔缩了缩脖子,

    “好男人是不该打女人的。”

    简正阳看一眼小兔,将她搂进怀里,补充,“好男人不打自己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别的女人他也会打的,特别是如果别的女人欺负你的话,我就会揍她,才不管她是男还是女呢。

    听明白了简正阳话里的意思,白小兔很没出息的发现自己又被他感动了,好像,好像一点儿也不讨厌他的霸道和不可理喻,好像连缺点都变成了优点,天啊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“那,你打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今生唯一?”

    “唯一。”

    很坚定的两个唯一,让小兔沉默,两个人面对着面,小兔低着头思考,简正阳则是定定的看着她,从他决定出手的那一刻,他的心里,便只有一往向前的勇气,再也没有别的犹豫。

    小兔想了许久,抬头,一不小心望进简正阳的眼里,顿时被他眼里的坚定所震住,喃喃的道,“真的是,此生唯一?”

    简正阳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坚定的看着她,“白小兔,如果我告诉你,我是个魔鬼,你还敢爱我吗?”

    小兔怔了怔,想想他这两天时而的不正常举动,又问问自己的心,无奈的发现,虽然他们相交时间不长,但好像应了那句话:一眼万年。

    也许她还不够了解他,但是,她愿意让时间来证明一切,愿意为了自己的幸福努力,当然,前提是,

    “只要你不负我,我必不负你。”

    因为白小兔几个字,简正阳的脸瞬间如阳春三月,春光明媚,重提说过的承诺,“白小兔,记住你今天说的话,你是我的了,今生今世,就是死,你也要与我死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他给她一个反悔的机会,可是从她说出肯定的话的同时,简正阳就知道,此生,没有任何的力量能让他放开她,而她,他也绝不允许她有反悔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白小兔没有因为简正阳的霸道而吓到,反而有种甜蜜的感觉,她想原来自己也是一俗人中的俗人,就这样拜倒在简正阳的运动服下,只要他坚守他的承诺,她就会坚守自己的承诺。

    小兔认真的看着简正阳,“我们都是普通的人,有优点,也有缺点,我不是个完美的人,但我会尽量的做一个好的爱人,我对你还不够了解,但是我愿意走进你的生活,了解你所有的优点还有缺点,我希望我们在头发都变白,牙齿掉光的时候,还能相互扶着一起在梧桐树下散步,好吗?”

    简正阳紧紧的把小兔抱在怀里,眼角落下一丝泪,那是感动的,代表着他承诺的一个字:“好!”

    小兔高兴的和简正阳抱在一起,紧紧的享受着这安静的时光,不管简正阳有什么奇怪的脾气,她愿意包容,如果是不好的,她愿意试着改变他,此时的小兔并不知道,简正阳的承诺,到底代表了什么,

    “简正阳,你可要记得,你说过不打我的啊,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许打我,不然,我的承诺不算,还有啊,你要努力的对我好,我说什么,就是什么,我说的永远是对的,就是错的也是对的,我说一你就不能说二,我说往东你就不能往西,就算不能让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,但你要努力给我最大的幸福,绝对不能做会让我不高兴伤心难过的事情,怎么样?”

    简正阳的嘴角勾起,“好。”

    不过立刻又不满了,“叫我正阳。”

    简正阳简正阳的三个字叫得多么的陌生啊,他不喜欢听。

    得,老是纠缠她的叫法,其实她是觉得叫正阳两个字过于亲密有些不好意思而已,不过她会尽快习惯的,“正阳。”

    简正阳看着娇羞的小兔子,直接用亲吻表示自己的高兴。

    对于刚开腥的男人来说,一个小小的亲吻怎么能满足呢,尤其是早上特别精神的时候,如果不是顾忌着小兔的身体,昨天晚上简正阳就不会放过她,现在,他不准备委屈自己,所以本来只是一个简单的亲吻,结果成了一场天轰地烈的运动。

    等两个人平静下来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了,小兔旧伤未愈又添新伤,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了,全身疼得要命,偏偏肚子也跟着热闹起来,咕咕的直响。

    对上简正阳促狭的眼神,小兔恼羞成怒,“都是你,笑什么笑,快点去弄吃的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真是太可爱了,他的小兔怎么就这么可爱呢,看得他又想化身为狼了,不过前提是不能饿着他的小兔子,吻了吻小兔的额头,

    “好,等我去给你弄吃的。”

    拿一个大盘子放两个人的份,你一口我一口的吃,如果有外人,大概会被他们那腻歪的样子给弄得吐掉。

    不过,陷入热恋中的两个人是感觉不到肉麻和恶心的,要是让知道简正阳性格的人看到,恐怕第一时间会怀疑这是一个和简正阳长得一样的假人。

    一盘子饭吃了一个多小时,趁着简正阳洗碗,小兔起身去卫生间洗澡,等会儿还要去上班呢,就在小区的对面,提前五分钟出发都可以,搬过来住也是不错的嘛。

    见她穿着内衣出来,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简正阳眼睛又直了,看得小兔不好意思,“看什么看,色狼,还不进去洗个澡,臭死了。”

    他很臭吗?因为小兔的一句话,简正阳一边闻着自己一边往卫生间里走去,别人说他臭他都无所谓,但如果是小兔的话,他会很在意的,他决定要把自己洗得香香的,绝对不会让小兔有半点儿的嫌弃自己。

    趁着简正阳洗澡,小兔换上上班的衣服,去厨房拿一个苹果洗了来吃,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门铃突然响了起来,不会是简正阳的妈吧?

    想想昨天他妈也是在的,自己被简正阳弄晕了抱回来好像就直接XXOO了,都没有问他妈怎么了,窘,等下看到会不会很尴尬?

    带着尴尬的脸去开门,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一个清脆的女声,“先生你好,这是您在我们店里洗的窗帘和沙发布,现在帮您送来了,要帮您套上吗?”

    现在的干洗店不但送上门还会帮忙套上吗?小兔惊讶的想着,却开口,“不用了,这个给过钱了吗?”

    不是意料之中的男声反而是一个女声,干洗店的服务员惊讶的抬头,脱口而出,“你是谁?这屋子的主人呢?”

    小兔不悦的看着这个明显带着侵略眼神的人,“怎么干洗店的人现在都附带着身份调查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没想到小兔看起来挺好说话的样子,一开口居然很不好惹,干洗店的服务员顿时哑然。

    “你等一下。”见她不说话,小兔把门微微的一拉,不让干洗店的人进来,大声的对简正阳道,

    “正阳,你送去干洗的东西给钱了吗?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,简正阳回答,“给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有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沙发上套的布一套,还有两个窗帘。”

    “喔,好的。”小兔重新开门,接过服务员店里的东西检查一下,“可以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不甘的看着小兔,服务员转身,真是的,她的帅哥呢,怎么就成有主儿的了,而且看这样子,还不如自己漂亮呢,人比人气死人,怎么自己就没遇到这么帅又有钱的帅哥呢,那女的不比自己漂亮,怎么命就比自己好呢?

    因为受了小兔的刺激,服务员决定一定也要找个有钱又帅的帅哥,她坚信真正的好男人,那都是看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